传统的黄金投资逻辑思维

2013-12-26 17:47:05    来源:鑫圣金业

黄金价格暴涨暴跌一直是民众热议的话题。对于黄金暴跌期间抢购黄金的人,有国外媒体将其形容为“金虫”。他们所信奉的“金虫主义”的最大特征,是坚信黄金在经济不景气时可以作为避险资产,成为唯一的保证,以及对于恶性通胀爆发后全球货币体系将回归金本位的信念。

央行抛售行为打压金价?

从历史来看,黄金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全的投资品种,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黄金恢复自由交易之后,黄金价格就经历了多次大起大落。随着全球经济以及货币体系的发展,影响黄金价格的因素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对于这轮金价暴跌的原因,分析认为,美联储泄露的会议纪要透露出将有逐步退出量化宽松的可能,这导致通胀预期下降;瑞信、法国兴业银行、高盛等多家金融机构下调金价预期以及投资大师罗杰斯的悲观情绪,都为金价的暴跌推波助澜;日本国债市场的大幅波动导致日本金融机构抛售黄金,也被视为是引发此次金价暴跌的重要因素之一。不过,压垮金价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塞浦路斯将抛售10吨黄金储备的消息。由于从历史经验来看,黄金的第一次熊市便是由政府抛售黄金的行为导致的,因此这令投资者担心欧盟其他国家也会将采用同样的方法来缓解债务紧张的局面。

1975年,在美国高通胀(1974年11月,美国CPI高达12.2%)的压力下,投资者对黄金避险的需求大增。为了平抑这些避险情绪同时解决贸易赤字问题,美国政府售出了大量黄金。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976年签订的“牙买加协定”,最终将黄金价格打入谷底。这一协定取消了黄金官价,按照市场价格自由交易,并取消了各成员国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各国之间用黄金清算的义务,同时把美元、欧元、英镑、日元、黄金和特别提款权都列为国际结算货币,这使得黄金价格从184.7美元/盎司跌至104.2美元/盎司,最大跌幅达到43.5%。这一跌势一直持续到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及第二次全球石油危机爆发才得以终结,历时两年半。

同样的情形还出现在伊拉克和科威特战争结束之后,美国经济经历了1990年的衰退,直到1992年底才走出谷底步入10年的高增长期。在这一时期,黄金价格也从416美元/盎司回落至300美元/盎司,加之各国央行不断抛售黄金,打压金价,导致金价在2001年4月跌至251美元/盎司的低位,最大跌幅达39.6%,而这一次的黄金熊市经历了11年。

黄金的避险功能不再?

格林斯潘曾在《论黄金与经济自由》一文中指出,“没有了金本位,人民就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财富免遭通货膨胀掠夺的手段,再也没有价值的安全避难所。”因此每当政局不稳、战争发生或经济危机出现、通胀压力增大时,黄金都被视为是避险保值的最佳工具;当经济复苏、通胀压力较小时,人们往往会抛售黄金转而将资金投向回报率更高的资产。

从历史来看,在1980年金价一路飙升至852美元/盎司之后,随着国际政局紧张气氛的缓和,美国经济开始复苏,通货膨胀率的快速下降(从1980年的3月的14.6%下降到1983年7月的2.4%),加之更多的金矿陆续在澳洲及北美洲被发现,黄金价格也逐渐回落到300美元/盎司附近,并在这一价位持续震荡了多年,直到1987年10月19日,美国股市爆发历史上最大的崩盘事件。道琼斯指数在一天之内暴跌了22.6%,恐慌情绪不断蔓延,才再次将黄金价格推升至500美元/盎司附近。从1980年1月到1987年,这一轮黄金熊市的最大跌幅达到创纪录的64.7%左右。

不过,此次黄金价格暴跌的时点,正经历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美国和中国一系列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以及欧债危机愈演愈烈的特殊时期。按照以往的逻辑,这些事件都应成为支持金价上涨的因素,但我们看到的却是金价暴跌。许多人不禁要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这轮黄金价格的走弱可以追溯到2011年9月,美联储启动的第二轮量化宽松(QE2),金价在一度冲高之后,便持续弱势震荡。随后,金价也并没有因为QE3、QE4的推出而走到更高价位。

从历史数据和经验来看,在通货膨胀高企及政局动荡的情况下,黄金价格通常都是一路上扬。在这样的逻辑下,仍有不少人认为在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美国推出QE3、QE4以及日本央行量化宽松的大背景下,黄金价格将冲到2000美元/盎司乃至5000美元/盎司的高位。因此,在他们看来,金价的暴跌似乎不符合常规。

政治属性致金价回归?

金价到底怎么了?难道持续了12年的黄金牛市真的就此终结了吗?时至今日,讨论黄金的投资价值,或许已经不能再用过去的逻辑了,必须从黄金本身的属性及其与经济变化的关系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自黄金出现以来,由于其具有耐久性、稀缺性和可分割性,同时满足能够用作交易媒介的所有特征,因此,就一直充当着货币的角色。但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以及国际货币格局的不断变化,从金本位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金汇兑本位,再到“牙买加协定”的签订,在货币属性被一步步削弱的同时,黄金也被赋予了一种新的属性,即政治属性。

这也可以解释为货币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在货币经济发展的早期,黄金作为交易媒介还可以满足经济活动中的交易需求。但是随着资本经济、金融经济时代的到来,已经无法再用静态的黄金价格来衡量经济总量,而黄金有限的产量和储量也限制了货币政策的潜力。正如凯恩斯(JohnMaynardKeynes)将金本位称为“野蛮时代遗俗”,认为用一种装饰性金属的供应来束缚现代工业社会的财富是荒唐的。

尽管在制度层面上的黄金非货币化并不等于其已完全失去了货币职能,但从上述角度来看,那些试图恢复金本位,从货币属性来考量黄金价值的“金虫”恐怕要失望了。从黄金的金融属性来看,那些支持黄金价格的因素,似乎正在被市场逐个推倒。要了解黄金价格走弱的根本原因,或许我们应该更多考虑黄金的政治属性。从这个角度来看,这轮黄金价格出人意料的暴跌,或许就不难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