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与地缘政治:西方央行能压制金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2013-06-19 10:22:16    来源:

以下观点来自拥有40余年金融业从业经历的经济学家Alasdair Macleod:

西方国家央行的立场错得离谱,结果就是他们没有调整自己反对黄金的政策,让这些政策适应亚洲黄金需求的现实。尽管西方央行的交易是秘密进行的,仍然有大量引人注目的迹象显示,过去三十年他们在静悄悄地抛售黄金。

上海合作组织(SCO)是俄罗斯与中国领导的共同安全与经贸集团,其成员领土覆盖了亚洲大部分陆地。最近,SCO的所有成员一直在囤积黄金。SCO及其未来成员(印度、伊朗、阿富汗、蒙古、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国民总数超过30亿人,即使不计其余那些渴望持有黄金的东南亚国家国民,这些国家的庞大人口也可以让全球市场的实物黄金需求捉襟见肘。

因此,黄金市场的形势现在没能明朗。结果就是需要做出选择:西方要么不得不停止干预,允许金价达到实物与衍生品市场合理互动的水平,要么西方的资本市场就可能面临规模越来越大的危机,危机可能蔓延到其他市场。这些后果始终会成为未来要决定的一个选择,实物黄金与衍生品之间的脱节形势已经很严重,现在做出抉择成为当务之急。

从政府的角度看,这是几大巨头的地缘政治冲突。俄罗斯与中国几乎绝对知道西方央行的金库缺少黄金。在这方面,他们完全有能力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之所以到目前为止他们还在小心处理,没有干扰资本市场,是因为那样做不符合他们的切身利益。但目前黄金市场的缺口几乎无疑会改变他们的看法。

中俄对西方货币的态度是他们上述行为的立足点:日元现在在崩溃,欧元区深陷困境,美国经济充其量只是增长停滞。迄今为止,用外币支付的俄罗斯产能源和中国制造商品都还受欢迎,因为中俄的精英与中产阶级都能由此累积财富。只要两国政府和国民可以通过冲抵性囤积国外持有的黄金,对冲外币风险,就可以维持上述利益平衡。这种情形一去不返了,因为西方资本市场一切的意图都因为实物黄金的需求不复存在。

西方央行能压制金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西方的金融系统再也不能以他们最高的标价输出商品,可能要重新评估亚洲对西方货币的消极态度。

黄金成为东西方贸易的核心问题。对西方央行来说,理智的方法是采取积极的措施,保证黄金市场正常运转,以此避免问题出现。从概念上看,这样的方法难以实行。因为金价上涨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主要货币的信心可能受影响,受害最深的可能就是伦敦那些存有黄金的银行。就算困难重重,也必须面对现实。